氤氲。

什么都知道一点儿,什么都不努力

你能否直视日渐平凡的自己

有一种惊恐的感觉。。也十分能警醒我。

再会朗西:

你和镜子对视,你看到镜子另一侧,潮雾里逐渐清晰的身体。你的双手触到锁骨,滑过胸膛,最后停在肚脐,在这里曾经有一声利落的咔嚓声,将两个生命分离。冷却的水珠从头发上坠落,滴在你的脚趾上。


你开始去想,当你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。你想起在颜色浓重的旧年里燃起的鞭炮,在你的左手上留下了水滴一样的疤痕。你想起小学时作为奖品的本子,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“奖”字。你想起自己站在群童之外,看他们嬉笑玩耍却不愿意向前一步。你想起春天养的蚕,在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里。你想起爬过的假山,如今已被夷为平地。


彻底冰冷的水落在身上,你猛地回过神来。你看着左手上水滴一样的疤痕,想,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依然存在?过去的你是否随着物件、时间的泯灭而一同消失?旁人的口述是否真的是你?


你能否自证?为什么那是你,而不是别人?


你仔细回想今天所经历的一切。起床,洗漱,打开电脑写一点论文,然后去打印几份报告, 买了早饭,边走边吃。到教室接了一杯热水,坐在第一排,肆无忌惮地不听课看报告,下课后和老师说了几句话,匆匆到食堂吃午饭。回到宿舍,你打开电脑,看了看最新的学校发文,然后午睡。醒来时已是两点,你到教室坐后排,下课后你没走,把报告看完。你下楼梯,要了一份丰盛的晚餐,而后回到宿舍在床上听一会歌,背起书包到实验室,请人帮忙修改论文。回到宿舍,查找新的文献,洗澡,于是,现在,站在镜子前。


你惊恐地发现,这些事情谁都可以做。


那么,究竟有什么能把你和其他人分辨开来?


你从一类人变成另一类人,从一个梦做到另一个梦,从一个白天看到另一个白天。在你身体里,时间似乎不是一条无限延长的线,而是一个广阔的平面,你在平面上来回走动,除去年岁日渐增长,一切都如那水滴状的疤痕,没有改变。


于是,城市尘海中你在公交站台躲雨,晃动地铁里你被人潮推挤,冷夜街灯下你哈出一口热气,这些迷茫时刻像白鸽一样在深夜飞到镜子里,你的心里有一个微弱的声音终于忍不住想说些什么,但终究抓不住纷纷坠落的词语。


只有一个叹息在空中打了一个圆圈。


你不仅想到了这些,你还去回想白日里错身而过的人群。


在大雨倾盆的公交站台,你看到他们被打湿的衣角。在早班地铁里,你听到他们沉重的呼吸。在过曝的灯光下,你偶遇他们涣散的目光。


你们惊人地相似。


你去想他们的人生,他们的童年,他们经历过怎样的变故,他们曾有过怎样的欢喜,他们所怀的梦想是否迅速褪色,他们所向往的未来是否永远难以抵达。


行色匆匆的人们,会四处张望,但永远看不到那一双凝视的眼睛。


你开始去想,是什么让他们成为如今的他们,是什么让你成为如今的你。是丢失了什么,还是获得了什么?


你这么想他们的时候,我也在想你。也许我在你身后刷了公交卡,也许我在地铁里和你一起看着指示灯亮起,也许你在灯光下寻路时我从你背后穿过。


我问你,


倘若这么多努力过后,你还是一无所有,你是否可以接受?


倘若最后的最后,你只能成为一个普通人,你是否默许?


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能否直视日渐平凡的自己?




嘘。


什么都别说,我知你心意。

评论
热度(361)
  1. 云淡风轻云淡风轻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補上你缺席的時光闪闪发光的神经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什么样 才是自己 ?怎样的存在 才是自己? 你若与常人一样的存在 怎样分辩自己?我若懂我 自就是己
  3. niu---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Fractal_Man懸.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念小琳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凉茶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Amazing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氤氲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